—— 药物低反应/高FSH ——

自从2006年我和丈夫结婚后,我们几乎立即开始尝试怀孕,然而一年多后仍然没有成功,于是我联系了当地的生殖诊所。之后的两年里,我们接受了许多检测和一些不育治疗,我们吃过排卵药并定时做爱,同时还打过排卵针,但也都没有成功。花了很多的精力和金钱后,我们决定停止治疗休息一段时间,并仔细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做。

我的护士通过试管婴儿孕育了自己的孩子,在我进行复查时,她建议我从clinicaltrials.gov.网站上搜索下相关的临床试验。在所有的临床试验中,我符合New Hope临床试验的标准,于是我填写了相关表格,但我并不期待能收到医院的回复。但是不到24小时,我就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,里面包括试验编号和密码,并要求我提供更多详细的信息。我简直不敢相信,

这一切完美得似乎令人难以置信。 我和丈夫都是教育工作者,New Hope以我和丈夫的时间为准,安排我们的治疗时间表,在学年结束时再初步磋商时间。我们在与试验协调员的沟通中得到了很多信息。马特医生为我们介绍了整个过程的每个细节,并回答了我们所有的问题。3个星期后,我住到了纽约市我的表弟家,并开始接受治疗。回来后得知我被随机分配到常规试管婴儿组。我开始服用醋酸亮丙瑞林、Menopur、Bravelle、HCG和孕酮等药物。虽然诊所很忙,但是我的问题总是能得到解答,并可以明确地知道下次来前该做什么。即使在每一次来访时我没有看到医生,我也感到很安心,我知道New Hope团队正在合作策划使我此次周期能够接受成功的治疗。

我的治疗进展得比较顺利。因为经历过传统的体外受精,在胚胎植入后2天,我被告知可能会出现轻度的卵巢过度刺激综合症,虽然只有8个卵泡发育,但是这也足以引发该症状。在这艰难的一周里,New Hope的医护人员无微不至的关心我,当工作人员看到我不舒服后,立即把我送到诊室,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为我缓解不适,也缓解了我的压力。在那一周,我体会到当病人的感觉,然而当得知我第一次怀孕的时候,所有的付出都值得。

New Hope拥有最前沿的生育治疗技术。我很幸运能获得了参加此项临床试验的机会。多亏了New Hope,我和丈夫正在准备迎接我们的儿子进入新家庭。我们也期待着未来再次通过New Hope的帮助来扩大我们的家庭。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